我的亲喂小笔录part 1

 

  回想起在怀孕女儿时期常上网购买母婴产品,无意中竟搜索到嗯咕咕哺乳论坛,就这样阴差阳错开始接触了不少自然产和哺乳资料,也奠定了准备自然产和哺乳的决心。

  在寻找陪月婆时,还被陪月婆吐槽"你要喂人奶?",眼睛扫了一下我的胸部,"嗯,做人不要想太多,想就好了,我看你还是要准备奶粉的。"听了这番话,我都快气倒了。待产时坚持没奶瓶,没奶粉,没奶嘴,老公很开心,因为不用花这些开销,也由我做主好了。

  无惊无险,在预产期那天自然产生下女儿,只看了女儿几分钟就给护士抱去冲凉检查。下体缝好等女儿回来时,护士前来告知女儿因为呼吸太快加上哭声太小送去婴儿加护病房观察。就这样,在普通病房里,每个产妇都有新生儿的陪伴入睡,我就自己一个人,当时真的很伤心难过,希望女儿明天早上可以和我一起回家。隔天早上出院前去了NICU,女儿被诊断肺部细菌感染要留医5-7天。那时我只打算亲喂,对于挤奶存奶一点概念也没有,过后我就直接回家坐月。

  可能哺乳的意念加上每天去医院看女儿的焦虑心情,生产后第三天在完全没按摩没挤奶情况下涨奶了,当下我非常开心有奶水,也非常伤心给不到女儿喝(当时傻傻用手挤出来流在毛巾上拿去洗,没想到要存奶)。到了生产第五天,医院来电通知女儿可以出院,等老公放工抵达医院时,刚好是喂奶时间,女儿已经瓶喂好了(气到我啊!)。回到家后,打点好一切时,女儿刚好起身哭,当下马上塞奶头给她,识货的小家伙也很争气的吸吮,那一刻就是作家爱写的"开心得非笔墨所能形容。"

  果然好景不常,才上阵2天的奶头经不起女儿吸吮的攻击,受伤了,从淤血到破皮流血。在受伤下依然咬紧牙关亲喂(妈呀,我真的很怕女儿被喂奶粉),那种痛叫奶头上的阵痛(呜~~~)。女儿打嗝后吐奶,老公看到奶里有血,吓到半死(哈哈哈哈,笑死我)。受伤后就没给2奶穿内衣,有空没空一直挤奶涂伤口,让它们自然风干,大约5天就痊愈了。 坐月请的钟点陪月婆很支持哺乳(早上11点至1点:煮午餐+宝宝冲凉+煮我的沐浴草药包;下午5点至晚上7点:煮晚餐。其余时间我自己顾宝宝的吃喝拉屎),叫我多喝汤水加奶,也不会提起混合喂养。 女儿满月体重达到4.4公斤(出世2.8公斤)加上我一直涨奶和频频漏奶,这都说服了我老公怕全母乳宝宝长不大和我不够奶的心理,也不反对我全亲喂了。

  哺乳渐入佳境后,三个月大女儿迎来了厌奶期。当时我在反对我哺乳的娘家,女儿一看到我掀开衣服就会大哭,我家人说女儿不要母乳了,要奶粉。我深信她肚子饿,她一定会找奶头,所以坚持忽视她的讨厌。厌奶期那几天除了极度饥饿和睡觉迷糊间她才会讨奶,其他时间她宁愿饿肚子,我家人都说我在虐待女儿(我都心痛死了!)。过了厌奶期,恢复正常讨奶量,又是甜蜜哺乳蜜月。不知不觉,女儿长牙了,常在喂奶时来个闪电袭击,每次被咬后瞪她,她还会用那狡黠的眼神装可爱,真是气煞。接下来,女儿完全染上了奶瘾,就这样我哺乳我女儿到我怀孕我儿子还继续孕哺。。。。。part 1完

文:Helen Heng


 

Lily 留言

很坚持的妈妈,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