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亲喂小笔录part 2

 

续 《我的亲喂小笔录part 1

全亲喂女儿到1岁+,经期就来报到了,可是经期不是很规律,可以2个月才报到一次,我也没放在心上,继续亲喂女儿。终于,经期超过2个月没来,我有点担心买了验孕棒来解除我的担忧。哦,天啊!我在哺乳女儿

未满2年怀孕了。当下奶瘾这么大的女儿怎么肯离乳。上网看了下资料,可以孕哺,哈哈哈哈,开心到,哺乳问题解决了,再看下去,不是每个孕妇可以孕哺,看个人体质,晕过去。为了女儿和肚子宝宝还是去咨询专业人士比较安心。很开心的,妇产科医生+哺乳顾问给了PASS继续哺乳,只是要留意有出血@宫缩就被逼中止孕哺了。

  预产期在4月中的我,看不惯家里新年大扫除进展太慢,就也动手清理工作起来。不幸地,在除夕夜下午,羊水破了,那时还怀疑着是不是羊水,从下午6点一直流到晚上9点,非常不安的我和老公留下女儿在家婆家,去了附近私人小诊所看诊。医生断定羊水破,我们马上驱车上医院。那时心里还抱有饶幸念头,希望去私人医院可以安胎成功。到了医院,妇产科医生对安胎不是很乐观,因为羊水破了,子宫口已开3公分,就直接打了补肺针+抗生素,然后我们只能等待阵痛让宝宝自己来报到。结果,躺在床上3天2夜,宝宝还是不要出来,而血液报告已显示出现打了抗生素也无法控制的细菌感染,再次检查子宫口依然是3公分的情况下,我选择了催生。一生下宝宝缝好伤口,儿科医生兼哺乳顾问马上进产房帮我挤奶给宝宝,无奈才停止亲喂女儿3天2夜的乳房竟然罢工,手挤下不到0.3cc。生产2个小时后,下床去看宝宝,他31周3天大,体重1540克,在育婴箱睡觉。 克制了泪水回到了病房,无论如何按摩手挤,或用挤奶器挤奶,奶水就像干涸了,就是连0.3cc都没有。护士每2个小时就跟我讨奶给宝宝,每次都是空手而归。 老公也很无奈地看我着急,甚至觉得我在伤害自己不停搓揉地乳房刺激奶腺。

  宝宝出世第二天,开始面对早产儿都必经的挑战,除了出世的细菌感染威胁,他的肺部不成熟使他严重缺氧而紧急送入急诊室。他需要输氧机和其他仪器稳定他的情况,而正好私人医院没有他所需要的,是的,我们面临转院,联络后得知柔佛3间可以收留我宝宝的政府医院以没有空位拒绝了申请。最后,是马六甲政府医院SPECIAL CARE NURSERY(SCN)愿意收留我宝宝,前提是宝宝到院时必须是要有生命迹象。

  就这样,情况危急的宝宝上了救伤车直奔大年初三非常塞车的马六甲。到了医院,确认宝宝在NICU抢救中 ,不禁谢天谢地,感恩宝宝支撑到了医院。偷偷透过窗帘,看到医生护士们在努力急救着他,无助的我按着胸口一直哭。医生和我们讲解宝宝目前面对的危机,就是肺不成熟+细菌感染使他情况不乐观,加上抵达医院已经是严重缺氧,身体发紫,所以希望我们有心理准备就算存活下来也可能面对缺氧对脑部破坏的后遗症。进了病房,看着本来应该在子宫里的他因为我的操劳过度而提早报到,小小身躯在育婴箱里,身上一堆管子,箱外一堆仪器药水,心痛难过担忧自责就是早产儿妈妈的心情。

  医生给了一个星期危险期就看宝宝自己的生命力了。看了宝宝这个样子,我常禁不住在他育婴箱旁掉泪,护士们都来骂,劝说这样会带给宝宝负能量,叫我要坚强给宝宝正能量才能帮他面对生命的挑战。

  宝宝在危险期,我的奶水依然没来,真的很难有正面思想。回家后和Chin Kah Hui妈妈借手动挤奶器,热心的她还带了warmer+催乳茶,分享挤奶知识给我。还有Lydia Liew Mei Chin帮我向朋友借电动挤奶器,还有Teo Seng Khong的专业咨询,还有婉莙的精神支柱,谢谢你们那时的帮助。)。我和宝宝约定他会乖乖听医生护士的话,努力熬过这难关,我也会开始我的挤奶日子,挤奶给他喝当作奖励他的努力。女儿时期,我常涨奶至漏奶到女儿四个月+才奶量平衡;宝宝时期,别说漏奶,就连涨奶5个手指头也数得到,同样的乳房,截然不同的生理效果,不理它了,最重要是够宝宝喝。 吃了补助品和女儿吸吮帮"口"下,终于看到奶水来了,那时正好是一个星期,宝宝情况比较稳定和可以开始喝奶了(之前一个星期是puasa),timing得刚刚好。之前奶量亲喂了女儿,挤不出多余奶水给宝宝,第一个星期去医院几乎都是空手去,连护士也心急一直催我记得挤奶。慢慢地抓到窍门,发现边亲喂女儿,边挤奶,不止挤奶时间缩短了,奶量也增加了,挤奶就变轻松,真是开心。从原本的供不应求到宝宝出院时,医院冰箱还存有一个月份量冷冻奶,护士也替我开心。宝宝住院期间反复的黄疸和因为太小,呛奶造成吸入性肺炎而徘徊在NICU和 LEVEL 2,靠着有经验的医疗团队+完善治疗器材+正能量求生存的宝宝一切都平安顺利过关。那时,我们每隔两天就从柔佛永平送冷冻奶去马六甲政府医院给他享用。到了第27天,医院说可以进行母婴同房,我就打包去跟小情人住在一起了。入住第一天,亲喂两次而已,就成功会吸奶了,就此他告别了冷冻奶,从那时开始就是全亲喂宝宝了。

  因为早产关系,他抵抗力比足月儿低。出世四个月大时,他咳嗽,肺部有痰,本来儿科医生说很严重,不乐观,分分钟会恶化成肺炎,然后要入院,开了药水叫我三天后复诊,如果喝了药水情况没改善,恶化就要住院。三天后我去了,情况有改善,连儿科医生也称赞我的母奶强(噢,当时真的有骄傲到很多下),还问我到底吃什么母奶那么好。我不敢回答(因为我爱吃炸鸡薯条,不过是偶尔啦,平时也没有大补特补)。我的哺乳之路打从大女儿出世,就没有停过一天,我怀孕也是照样哺乳亲喂,可能是我太操劳才造成早产。妇产科和儿科都说我早产和哺乳无关。宝宝出院后,同时哺乳两个好累啊(因为女儿半夜也学宝宝起来喝夜奶)。到了宝宝五六个月大,女儿自然离乳了。现在女儿离乳一年了(看宝宝喝奶,她也是会偷偷看过来要喝,@@)。就这样,我现在偶尔女儿生病哭闹就给她喝一点,全亲喂宝宝,就那么自然,就那么到宝宝自己离乳,我的哺乳之路才能画上句号吧。

文:Helen Heng


 

Lily 留言

谢谢你的宝贵经验分享!
早产妈妈们可以加入 Helen Heng 的 FB 群组 《早产儿加油站》。